/page/2
远见。
我自认为我是个没有远见得人,
说好听点叫顺其自然,难听就是目光短浅了。
可是,那又怎样?

远见。

我自认为我是个没有远见得人,

说好听点叫顺其自然,难听就是目光短浅了。

可是,那又怎样?

视月。
我清楚地看见,所有的坑与苦。
重与轻,都在我的眼睛里。
世界的黑与白,尝过的苦与甜。
天真与城府,都幻化成春风。
视而不见,只闻香甜。

视月。

我清楚地看见,所有的坑与苦。

重与轻,都在我的眼睛里。

世界的黑与白,尝过的苦与甜。

天真与城府,都幻化成春风。

视而不见,只闻香甜。

姗月。
我们总说吃一堑,长一智。
所以,不必计较,不必慌张,若你还没有碰到他,
因为幸福阿,总是在你尝过了所有的愁苦后,姗姗来迟。

姗月。

我们总说吃一堑,长一智。

所以,不必计较,不必慌张,若你还没有碰到他,

因为幸福阿,总是在你尝过了所有的愁苦后,姗姗来迟。

爱月。
生命的美好在于,获得与失去,残忍地纠结在一起。
毫不怜惜。

爱月。

生命的美好在于,获得与失去,残忍地纠结在一起。

毫不怜惜。

一月。
一,既是开端,也是末尾。
所谓九九归一,即是轮回之意。
执意的一,忆往昔的一,一寸丹心的一。
一旦一夕,难回去。
一筹莫展,踌躇不前,不如从一开始,做个更好的人。

一月。

一,既是开端,也是末尾。

所谓九九归一,即是轮回之意。

执意的一,忆往昔的一,一寸丹心的一。

一旦一夕,难回去。
一筹莫展,踌躇不前,不如从一开始,做个更好的人。
试爱月。
转角遇到爱。
好的坏的,都让人喜欢。

试爱月。

转角遇到爱。

好的坏的,都让人喜欢。

诗意月。
我喜欢这样的朗朗上口。
       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       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       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       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

诗意月。

我喜欢这样的朗朗上口。

       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
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
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
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
释月。
佛曰,不可说。

释月。

佛曰,不可说。

酒月。
当我打开冰箱,琳琅满目。
我拿起一瓶酒,只有他才能了解我。
酒喝干,再斟满,今夜不醉不还。

酒月。

当我打开冰箱,琳琅满目。

我拿起一瓶酒,只有他才能了解我。

酒喝干,再斟满,今夜不醉不还。

疤月。
有块淡不去的伤疤,偶尔隐约的痛。
老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,可是呢,昨天,今天,此时,那早已人事已非的景色又历历在目。
逃不掉,解不了。
熬过日出与日落,得过且过。

疤月。

有块淡不去的伤疤,偶尔隐约的痛。

老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,可是呢,昨天,今天,此时,那早已人事已非的景色又历历在目。

逃不掉,解不了。

熬过日出与日落,得过且过。

远见。
我自认为我是个没有远见得人,
说好听点叫顺其自然,难听就是目光短浅了。
可是,那又怎样?

远见。

我自认为我是个没有远见得人,

说好听点叫顺其自然,难听就是目光短浅了。

可是,那又怎样?

视月。
我清楚地看见,所有的坑与苦。
重与轻,都在我的眼睛里。
世界的黑与白,尝过的苦与甜。
天真与城府,都幻化成春风。
视而不见,只闻香甜。

视月。

我清楚地看见,所有的坑与苦。

重与轻,都在我的眼睛里。

世界的黑与白,尝过的苦与甜。

天真与城府,都幻化成春风。

视而不见,只闻香甜。

姗月。
我们总说吃一堑,长一智。
所以,不必计较,不必慌张,若你还没有碰到他,
因为幸福阿,总是在你尝过了所有的愁苦后,姗姗来迟。

姗月。

我们总说吃一堑,长一智。

所以,不必计较,不必慌张,若你还没有碰到他,

因为幸福阿,总是在你尝过了所有的愁苦后,姗姗来迟。

爱月。
生命的美好在于,获得与失去,残忍地纠结在一起。
毫不怜惜。

爱月。

生命的美好在于,获得与失去,残忍地纠结在一起。

毫不怜惜。

一月。
一,既是开端,也是末尾。
所谓九九归一,即是轮回之意。
执意的一,忆往昔的一,一寸丹心的一。
一旦一夕,难回去。
一筹莫展,踌躇不前,不如从一开始,做个更好的人。

一月。

一,既是开端,也是末尾。

所谓九九归一,即是轮回之意。

执意的一,忆往昔的一,一寸丹心的一。

一旦一夕,难回去。
一筹莫展,踌躇不前,不如从一开始,做个更好的人。
试爱月。
转角遇到爱。
好的坏的,都让人喜欢。

试爱月。

转角遇到爱。

好的坏的,都让人喜欢。

诗意月。
我喜欢这样的朗朗上口。
       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       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       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       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

诗意月。

我喜欢这样的朗朗上口。

       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
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
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
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
释月。
佛曰,不可说。

释月。

佛曰,不可说。

酒月。
当我打开冰箱,琳琅满目。
我拿起一瓶酒,只有他才能了解我。
酒喝干,再斟满,今夜不醉不还。

酒月。

当我打开冰箱,琳琅满目。

我拿起一瓶酒,只有他才能了解我。

酒喝干,再斟满,今夜不醉不还。

疤月。
有块淡不去的伤疤,偶尔隐约的痛。
老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,可是呢,昨天,今天,此时,那早已人事已非的景色又历历在目。
逃不掉,解不了。
熬过日出与日落,得过且过。

疤月。

有块淡不去的伤疤,偶尔隐约的痛。

老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,可是呢,昨天,今天,此时,那早已人事已非的景色又历历在目。

逃不掉,解不了。

熬过日出与日落,得过且过。

About:

与梦飞行

Following: